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少妇的哀羞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五十四)

    欣恬被小他们凌辱了一夜一天,再见到DAVID时真觉得恍若隔世,满腹委屈和羞愧交杂的泪水又不能在他面前倾泄,只能默默往里吞,还要装出愉快的样子。

    不过,她是真的需要DAVID的胸膛来抚慰受创屈辱的心灵,因此当看到DAVID,就像大海中遇到浮木般激动,只是在她紧抱未婚夫温暖厚实的身躯时,却又感到他们之间像有段无形的距离,那另人窒息的压力哽在她的喉咙,闷住她的胸口。

    当晚他们又作爱了,欣恬心中十分的复杂矛盾,一方面希望DAVID能带给她温柔抚慰,让她暂时忘却那些男人在她肉体上发泄兽性时的狰狞嘴脸,还有明天可能面对的屈辱。另一方面却又期待DAVID像他们一样、甚至更粗暴,这样才能减少心中对他的愧歉,不过她也不免怀疑自己,真的是为了减少心中的歉意才希望DAVID这样吗?还是为了那恼人的粗暴快感?她真害怕原因是後者,果真如此,自己岂不是淫乱变态而无法原谅的女人┅┅

    尽管她脑袋瓜胡思乱想,DAVID还是如往常一样,从头到尾十分激畅但体贴的对她,欣恬身体的弱点DAVID了若指掌,因此在他熟练的挑逗下,她渐渐忘掉烦恼,完全投入幸福和欢愉的美好感受中,暖暖的卧房回荡一声声销魂的哼啼,早已忘了不幸的遭遇┅┅

    海※岸※线※ 文※学※   网

    「小恬┅┅怎麽起那麽早?」一大早DAVID醒来、还裸着身躺在床上,欣恬已经准备好了早餐,穿戴整齐坐在镜子前上口红,看看墙上的时间才不过七点,DAVID忍不住问道。

    「早上有事要先到公司,你不用急着起来,我坐计程车就好了!早餐在桌子上┅┅」欣恬没回头的向DAVID解释,其实她是要提早去见小,欣恬说完後,对自己的反应也感到莫名恐惧,明明要去投入狼口,竟然还能表现的如此平静,和平常要去上班没二样,骗起DAVID还愈来愈自然。

    「哈!我的美老婆,今天怎麽穿这麽帅气?」欣恬一站起来,DAVID就忍不住调侃,原来她穿了件白色喇叭长裤和黑上衣,腰间还围了一块丝巾。

    「漂亮吗?」她顽皮的跳上床,扑到DAVID面前亲了他一口!在他唇上留下一点小口红印。

    「我哪敢说你不漂亮?」

    「哼!你意思就是说我不漂亮!不理你了!我要走了。」她故作生气状爬下床。

    「别那麽小气嘛!我的好老婆,你当然是最漂亮的!不然怎会有那麽多蜜蜂蝴蝶黏着你?」DAVID忙握住她的玉手哄道。

    「你是说我招蜂引蝶喽?真的不理你了!」欣恬表面上和DAVID甜蜜斗嘴,心里却是狠狠的抽痛了一下,她虽然没招蜂引蝶,却比这样还糟糕,惊慌和愧疚又快速漫延开来。

    「冤枉啊!我是说那些不识相的蝴蝶蜜蜂常去烦你,又没说你招蜂引蝶?像我就是其中一只最爱你的蜜蜂了┅┅」

    「DAVID┅┅」看到DAVID忙着哄她的体贴模样,欣恬心中更是酸楚,忍不住轻唤一声他的名字,像只小猫般把脸蛋贴在未婚夫手背上,弯长的睫毛下闪着泪光,不过并未让DAVID发现。

    「怎麽啦?」DAVID见她前一秒还在闹着玩,现在突然又变了心情,一时间有点茫然不知所措,只好抚着她光滑柔亮的长发轻声问道。

    「你会娶我吗?」欣恬声音抖颤,彷佛十分羞耻和难启口。

    「傻瓜┅┅我当然要娶你,我们都快结婚了,你问这是什麽问题┅┅啊!莫非┅┅你┅┅」

    DAVID突然一阵徨恐,难道欣恬认识别的男人,想和他分手!

    「不!不是那样。」聪明的欣恬一下子就猜到了DAVID误会她的意思,忙解释道∶「人家只爱DAVID!你不要乱想┅┅」DAVID这才松了一口气,悬在半空的心也放了下来。

    「吓我一跳,我以为你有新的男朋友,不要我这个前男友了呢!那我可真的会去自杀┅┅」DAVID作出惊魂未定的表情。

    「三八┅┅」欣恬被他逗的噗吃笑出来。DAVID虽然放下了心,不过仍感到奇怪,忍不住伸手摸摸欣恬的额头、又摸摸自己的。

    「你在干嘛?」欣恬一双漂亮大眼眨啊眨的望着DAVID。

    「你没不舒服吧?」

    「没有啊,为什麽这样问我?」欣恬奇怪的反问。

    「我觉的你最近说话┅┅怪怪的┅┅」

    DAVID的疑心让欣恬紧张起来∶「才没呢!笨蛋老公!我只是测验你到底爱不爱我,才决定要不要嫁你,现在我要去上班了,再见!」

    为了怕泄露更多异常情绪,欣恬赶忙用行动来掩饰,走到门口,还故意转身朝DAVID扮个鬼脸,只是这种强装出来的轻松,一出了未婚夫视线就无法再撑下去,心里头开始上下忐忑,不知道今天上班又会被那夥男人怎麽对待?不论是裘董或小,都说只要她不反抗,结婚前就会把带子还她,如今也只能期待他们能信守诺言,只是想到等一下又要在别的男人面前脱得一丝不挂,连生殖器都要被他们仔细看过碰过、还为她套上那件淫秽的钢丝衣,心情就怎麽也平静不下来,两腿间竟然还有点湿痒┅┅

    海※岸※线※ 文※学※   网

    「你来了,嘿嘿┅┅你果然很听话!自己脱光吧!」依旧是在昨天欺负她的那间厕所里,小他们三个大男人围住亭亭玉立的欣恬。

    「我都听你们的话,希望你们也会守约定┅┅到时把带子还我┅┅」欣恬忍着羞恨、语气冰冷的说道。

    这种高傲的气质和昨日被搞过一整天後那种旁徨凄美的可怜模样截然不同,却令男人更加感到兴奋。看着她清秀的脸庞、弯长睫毛、清澈大眼,还有弧度诱人的双唇,三根老二不约而同的顶起来,想到能让这种人人倾慕的美女乖顺的在面前宽衣,没什麽比这更诱惑人了。

    「当然会!只要你乖乖听话┅┅一定会还你的,我也舍不得再让别的男人折磨你。」小贪婪盯着她清丽如仙女般的脸蛋说道。

    「哼!」听到这麽无耻的话、欣恬只能紧紧捏住玉拳,强忍不甘和羞恨。在他们的逼视下,她发抖的将身上衣服一件件脱去,最後小蕾丝内裤也从玉足上褪下,交到小手里,没有了衣服蔽体,她再也坚强不起来,紧咬下唇,站在三男面前,双手小心护住迷人的三角丘。

    「小骚货的内裤给我看一下!」俊堂从小手里一把抢过欣恬内裤,翻到裤底的部位仔细的映着灯光看。

    「还有毛掉在上面┅┅」他从里面捏起一根乌黑柔亮的耻毛。

    「真的?换我检查看看┅┅」启辉又抢过那条可怜的小内裤仔细翻看。

    「啊┅┅你别看┅┅变态┅┅」欣恬羞得几乎站不住。

    「虽然很乾净,不过仔细看还是有点分泌物和尿尿┅┅」启辉说着竟把鼻子凑上去深吸一口气∶「味道淡淡的,不过还闻得出yín水的骚味┅┅」

    「不要这样┅┅还给我┅┅」欣恬羞急交加,顾不得一切的想抢回自己的贴身小裤裤,怎知这一扑过来,却刚好把自己送进男人怀里,他们顺势将她围起,欣恬来不及转身就被小从背後抱住,其他二人马上扑到她身上、掏穴、舔乳、亲嘴的享乐起来,欣恬早上出来前才沐浴过的身体,不一会儿就被狎弄的香汗淋漓,等到她被放开时早已支撑不住、双膝一软跪倒在厕所地板上辛苦喘息。

    「说真的,你裤子上的味道还真骚啊┅┅嘿嘿嘿!也难怪,你的穴太浪了,难怪味道那麽重┅┅」

    「昨晚你跟DAVID有搞过吧?他有没有说你床上的技术进步了呢?哈哈哈┅┅」

    「这裤子上不晓得有没有沾到大便?仔细再看看┅┅」

    ┅┅

    那三个男人继续拿她的亵裤传着欣赏,还故意不停的羞辱她。

    欣恬根本无力辩驳,只能跪在那里任他们言语糟蹋,直到香肩控制不住的抽动,泪珠一颗颗滴下来,这些人才停止耻笑她。启辉抬起她爬满泪痕的脸蛋,原本柔亮光顺的秀发早都乱了。

    「看你这贱兮兮的样子!如果不想被糟踏更久,就乖乖起来穿上这件母狗装吧!」他把那件淫秽的钢丝衣说成母狗装,再次让欣恬感到无地自容,不过她并没选择馀地,还是被他们抱起来放在洗手台上,三个男人七手八脚的在她身体绕上可恨的钢丝,穿好後小仍旧在她屁股下加了把锁。

    「可以把衣服还我了吧?┅┅我要回办公室了!」看着自己美丽的肉体又被细钢丝雕捆得滑稽淫荡,欣恬一点自信和尊严都提不起来,只想快快穿回外衣离开这里。「哦~不行的,我们为你换这麽好看的内衣裤,你总要报答一下吧?」启辉淫笑着道。

    「你说什麽?你以为我喜欢被你们弄成这样吗?!」欣恬压抑不住羞怒、噙着泪大叫。这些男人实在太可恶了,用这种方式虐待羞辱她,竟还要她报答?

    「别生气!我们的小弟弟一大早就被你弄得硬梆梆,你总得负责帮我们消火吧?」启辉说玩竟无耻的开始解皮带。

    「你┅┅不要脸!我不会作的!」欣恬白着脸往後退,但小和俊堂也开始脱裤子了,三个人将欣恬逼进上大号的马桶间内,退无可退的欣恬一屁股坐在马桶上,三根热腾腾的昂扬ròu棒一字排列在她诱人的唇前。

    「乖乖吃吧!不然不会放你走的┅┅」小下身往前挺,圆圆的**顶到欣恬柔软唇瓣。

    「不!」欣恬悲凄的惨叫转头闪避,她已被逼到背紧贴着马桶水箱,不能再後退了。

    「妈的!叫你乖乖帮老子吃jī巴,你一副嫌它脏的样子,算了!我们走吧!让这欠干的妞光屁股待这里好了!」启辉故意向其他两男说道,小和俊堂立即意会,於是三个人真的走出马桶间,并开始穿回自己裤子,留下赤裸裸的欣恬呆坐在马桶上不知所措。

    「你的衣服我带走了!今天自己想办法回家吧!」小扬了扬抓在手中的战利品,那是欣恬的上衣和长裤。

    「别┅┅别走┅┅」无助的欣恬不知该说什麽,眼睁睁看着三个男人已要开门丢下她离去,她只好低声下气的乞求。

    「你有听到什麽声音吗?」

    「没有啊?我耳朵不好,平常别人说话太小声我都听不到。」

    「快走吧!弟弟难受的要命,又没人肯帮我吸出来,我要找个地方打手枪去了。」

    「我也是,早上请假去找我马子好了┅┅」

    ┅┅

    三个男人假装无视欣恬存在,一搭一唱的故意说给她听,欣恬岂会不知这三只禽兽想要她怎麽作,想起自己的遭遇、心中悲恨不知如何发泄,自弃的冲动不禁涌上心头!

    「你们不用演戏了,不就是要我帮你们吸吗?」她竟脱口说出这麽难听的字眼,不只那三个男人愣了一下,连欣恬都怀疑是不是自己说出来的话。

    「嘿嘿┅┅是又怎样?你又不肯。」小回头冷笑道。

    「我照你们要求作就是了┅┅完了後,衣服要还我┅┅」欣恬忍辱低下头,长长睫毛激动得轻颤。

    「嘿嘿┅┅早听话不就省许多时间吗?」三个男人这才淫笑着转身走回来,重新宽解裤带,不一会儿功夫,已光着丑陋的下体将欣恬围住。

    欣恬无助的咬着玉唇坐在马桶上,看那三根举在眼前的丑陋男根,上面的血管正兴奋的抖跳着,马眼还吐出湿黏的液体,虽然比这还不堪好几倍的凌辱都加诸於身了,但此刻心中却有另一种莫名的悲恨和凄凉。

    「先用手疼疼我们的宝贝吧┅┅」启辉目露精光的命令道。

    「快啊!」俊堂不耐烦的推推她的头,不管愿不愿意都得作,欣恬深吸了口气、艰难的提起纤手握住小的ròu棒,开始轻轻转弄起来┅┅

    「喔┅┅」小闭上眼发出舒服的呻吟。

    「臭婊子!你只有一只手吗?为什麽只弄小的?」俊堂看她先去抓小的jī巴,心中很不是滋味,因此揪起她的头发刁难骂道,欣恬被他骂得旁徨无主,另一手也只好伸出去随便握了根jī巴,怎知这次又是握到启辉的,这让俊堂更加妒愤!

    「妈的!你是看不起我是吗?为什麽就只握他们的jī巴!」他怒气腾腾的抓着欣恬乱发粗鲁摇扯。

    「我┅┅我只有两只手┅┅你们到底要人家怎麽办┅┅」欣恬委屈的噙着泪喊道。

    「来吧!三根一起,用两只手握住┅┅」启辉比较怜香惜玉,不忍心见她再被俊堂动粗,因此抓着她的双手,教她如何一次将三条ròu棒围握在一起。

    「也可以用脸来疼疼它们啊┅┅」小轻按着她後脑,要她一边用手抚弄,同时也用水嫩的脸颊磨擦他们的肉?。欣恬在他们的逼迫指导下,没多久就作得十分熟练,把三条jī巴服侍得更加充满活力,三颗蛋大的**充血而泛出紫亮光泽,马眼不时在欣恬的粉脸上黏起水汁。

    「唔┅┅真爽┅┅你弄得很好┅┅现在帮我们吸出来吧┅┅」小喘着气说道。

    「嗯┅┅」双眸迷蒙的欣恬,红着脸微启诱人双唇,正要碰到其中一颗**时,小突然想到更令他兴奋的变态念头!

    「等一下!你先爬到马桶上!」他抬高欣恬的下颔说道。

    「┅┅」欣恬一脸迷惑的看着小。

    「叫你爬上去就上去!还怀疑吗?」俊堂可没其他两人那麽有耐心,又一把揪住欣恬可怜的头发往上提,欣恬痛得哼出声,恨恨的瞪着俊堂,不过仍被他扯着头发爬上马桶座,两腿开开的蹲在座垫上,双手还得抓住马桶前缘,活像条小母狗蹲坐在上面。

    「就用这种姿势帮我们轮流吸出来吧!不准用手,知道吗?」小满意的看着他想出来的下流招势,欣恬号无尊严的蹲在三个男人面前,就算大便也不会有人用这种姿势,裸着身体还被缠捆钢丝,由於双腿像狗一样张开蹲着,因此被钢丝割陷的胯股一览无遗,难忍的羞辱简直令她昏眩。

    「由我开始吧!嘿嘿┅┅」俊堂握着jī巴抢在前面,将**顶到欣恬柔软的唇间,她痛苦的微皱起眉头,合上眼,慢慢将腥烫的怒棒吞进小嘴,「哦┅┅真爽┅┅抬起头!眼睛睁开┅┅我要看你含老子jī巴时淫荡的样子。」俊堂仍不满足的使唤她,欣恬羞恨的睁开泪眼瞪着俊堂,彷佛在控诉着∶『这样你该满意了吧!』

    「好┅┅就是这样,要动啊!不然怎麽吸出来?」在他们联手逼迫下,欣恬哀羞不已的蹲在马桶上前後动着身体,好让那条粗大的肉?能在她嘴里进出,被弄掉的口红泄在**和肉茎上。

    「真乖┅┅好像条母狗,以後你就当我们的母狗好了,我们会好好地疼你的┅┅嘿嘿┅┅」小满意的看着努力吮?的欣恬,一张手从她汗淋淋的玉背往下抚,侵犯到胯股间挑逗湿透的肉花和菊门。

    「嗯┅┅哼┅┅唔!┅┅」欣恬发出忍耐的喘息,屁股也不安份的闪扭,由於塞在嘴里的ròu棒实在太大,又不许用手去握,因此唾液已经流遍下巴,挂在脖子前摇晃。

    一阵折腾後,俊堂终於射在她嘴里,欣恬才服侍完一个男人,早已累得快抬不起头,美丽的肉体流遍汗浆,黄稠的浊精从唇角涌出来,俊堂用一块布在擦拭湿淋淋的jī巴,擦完後还好心的送到她嘴边,要帮她拭去流出的jīng液,欣恬回神一看,那块布竟是她的小蕾丝内裤。

    「你怎麽可以这样!┅┅太过份了!」她愤恨的扬起脸抗议,她今天穿来的内裤和胸衣是一套的,不久前DAVID才送给她的生日礼物,DAVID最喜欢她穿这种款式,没想到竟被用来擦拭这些男人肮脏的jīng液。

    「少废话!等一下还要擦我们的呢!我们还会帮你把它用塑胶袋装起来,封好,等你回家时还得穿上这条湿答答都是我们jīng液的小裤裤,你就认命吧!」小残酷的淫笑道。

    「不行!你┅┅唔┅┅」欣恬还想挣扎抗议,小已扯住她凌乱的头发往後拉,ròu棒硬顶开她的小嘴┅┅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