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少妇的哀羞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十八)

    “他们说……这里有个女犯人,必须要……要刑求……叫我们先来把她……把她……的毛……剃干净,没想到……你这么美……”智冠红着脸呼吸急促的说道。

    “不!不可以!看看我……我们见过的!我是……你们玉彬叔叔的妻子……我结婚的时候,还和你们合照过。你们被他们骗了!他们都不是好人!快帮我松绑……我们快离开这里。”

    小依急得甩开脸上的乱发,想让侄儿记起她来。

    “你是……婶婶……”

    两个大男生瞪大眼睛走近小依。

    “没错!你是婶婶……”

    他们记起了在玉彬结婚典礼上那位美丽的新娘,当天包括他们在内的许多人光顾着欣赏新娘子,连一桌好菜都不知是什么滋味。

    “你们认出来了……”

    小依激动地想挣扎起身,没想到挣扎的太激烈,宽袍下两条雪白的大腿都被智原和智冠看得一清二楚,而她竟还浑然不觉,就当两个男生正看得猛吞口水之际,四面墙上的大萤幕电视突然“嗤”一声同时开启,画面还在慢慢清晰中,声音已先入耳,虽说两个高中男生还未经历过人事,却也听得出那一声声让人脸红心跳的男女喘息和呻吟是在作什么事。小依全身的血液一下子凝结起来!

    “不……不要是我……”她在心中乞求着!

    从声音出来到画面看清楚才不到二秒时间,对她而言,简直像在等被枪决般的难熬。

    “婶……婶……”

    影像清楚了!只见紧盯着萤幕的两个男生,被里面播出的情节冲击得呻吟出来。

    小依在刹那间心跳好像停止了,一股冰冷快速蔓延全身,萤幕上播出的正是她帮公公口交,还有公公和小叔像野兽般把她头下脚上的夹在中间,贪婪的啄着她xiāo穴的画面,整间屋子回荡着男女无耻的呻吟和啾啾的吮舔声。

    “不!……关掉它!不要再放了……你们……不要看……不要再看……”

    可怜的小依一脸惨白的哀号着,她两个侄子呆若木鸡的盯着萤幕看,充满血丝的眼球连眨都不眨,而且学生裤的裤裆中央已产生明显的生理反应。半晌,电视萤幕又自动熄灭。

    “那是……你……和……文彬叔叔……还有伯公……”如梦初醒的智原困难的吞了口口水、眼球布满血丝的转过脸问小依。

    “不……我……不是那样!……你们不要相信……”

    小依想为自己辩解,但是刚刚萤幕上播出的肉搏战却又让她无法解释,智原和智冠的眼神根本不相信她。正当小依慌乱的想再说些什么时,四面萤幕突然又亮起来!

    “不……”小依绝望的惨叫一声。

    有二面萤幕播出的是公公苦苦的求她停止,她却像发情的母猫般,一直握着公公的ròu棒又吞又舔;另二面则播放她被小叔插得死去活来的奸淫经过,小依面对了比死还难受的羞辱。

    “不!这不是真的!求你们把它关掉……求求你……求求你们……不要再播了……”

    只听她无助的哭喊着,但是影片仍残忍的在她和两个侄子面前继续播放,一直到演到小叔shè精到她体内才停下来。

    “不……不是真的……我不要……呜……”

    小依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和害怕,她也是现在才完全清楚刚才被下药后所发生的事,她作出的事情远超出她所能想像的无耻淫秽,像她这样肮脏的女人……如何再面对丈夫?

    她发抖的转过脸,只感到身体一片冰冷。两个侄子不知何时已经一左一右的靠近她身边,这两个大男生被刚才淫乱的影片所蛊惑,竟情不自禁的在摸她的小腿、而且一直往上移动。

    “不!你们……”小依惊叫一声,用力缩回双腿。

    “他们把我当成那种女人?”她心里又气又委屈的!

    “对……对不起!”智冠比较胆小,吓一个缩手猛道歉。

    智原虽也缩回手,但仍眼露淫光的看着小依袍下的美丽风光。

    “你们……是乖孩子……不可以这样对婶婶……刚……刚才你们看到的……那些都是被逼的……你们先帮我逃走,我再解释……!”

    小依垂着泪,苦苦的哀求两个侄子。弟弟智冠见她娇怜的模样不由得心疼起来,而哥哥智原两道目光却一直贪婪的视奸着隐藏在薄袍下的诱人身体。

    “婶婶……”智原吞了一口口水,继续说道:“我们还是必须帮你剃……剃毛……不然会被他们抓去警察局……我还有弟弟不可以坐牢……”

    在说“剃毛”时声调明显变得兴奋而异常,毕竟不但可以看到这么美丽的女人私处、还可以把她的耻毛刮得一干二净,光想就够让人兴奋了!

    “不!不要……智原……我是你婶婶……你不可以这样作……”小依几乎用哭泣的声音哀求智原回心转意。

    “你跟文彬叔叔、还有伯公,都作那种事了,我们也只是帮你剃毛……又没有……又没有要……对你怎样。”

    智原说完,转头对智冠道:“快点动手吧!你想去蹲监狱吗!先把她嘴巴塞住,免得她乱叫让我们分心。”

    “不……不要……”

    小依流着泪哀求,但是仍旧被她的侄子用二道麻绳绑住嘴巴,智原还故意将小依嘴中那条香嫩的小舌片夹在两条绳子中间。

    “唔……呜……”

    她连最后一丝希望都破灭了,智原已经将她身上宽大的袍子往上掀,里面的胴体是一丝不着的,从两粒乳房以下的身体都赤条条的暴露在侄子眼前。那对高中男生而言,还是第一次亲眼目睹的女性禁区就夹在大腿间。

    小依不知该如何在侄子面前摆放她赤裸的下体,若侧屈着腿,则从屁股看去可能会被看到夹在股沟间的耻缝,如果伸直双腿,又无疑是把下体的毛大方的暴露给他们看,她只是没想到不管怎么摆结果还是一样悲惨。

    “哥……把婶婶弄成这样……好吗?我们……我们不是只要剃毛而已……”智冠红着脸嗫嚅的说道。

    “笨蛋!你知道要剃哪里的毛吗?是她下面的阴毛耶!不让她光着屁股怎么剃,剃不干净我们会被抓去关呢!把她脱光好还是你被抓去关好?”

    智原大声的对弟弟喝道,智冠只好闭紧嘴巴不敢再问。

    “呜……唔……”这时小依早已哭成了泪人儿,她的眼泪无法阻止侄子对她的凌辱,智原拿起一把锋利的大剪刀准备将她身上的袍子剪断。

    “呜……”小依不甘心的扭动着

    “婶婶别乱动,不然会刺伤你的!”

    智原持着剪刀在小依光嫩的乳房上磨擦,冰冷的钢片触及肌肤的感觉,使得小依感受到更强烈的屈辱,她激烈的呜呜悲鸣,对着想玩弄她的未成年侄子发出抗议。那知智原不但没有后悔的意思,反而过份的张开剪刀的刀刃,把在美丽乳房上晃颤的奶头夹在锋利的刀嘴间对她发出警告!

    “不要乱动!听到没!”

    他恐喝着小依,还微微压下把手,柔嫩的奶头根部感到刀片锐利的锋刃!

    “呜……”小依害怕的静了下来,一对泪汪汪的大眼虽然还是恨恨的瞪着侄子,却已流露出惧意。

    “这才乖!”

    智原讲话的口气竟好像是对着他养的女人般的轻佻,小依想不到连一个未成年的晚辈都要这样欺负她,不甘心的泪珠直滚,身子也激动的发抖。智原将剪刀移回来,像开剖实验桌上的动物肚皮般,由下往上剪开她身上的袍子。

    “嗯……”

    小依忍着极度的羞辱全身紧绷,她觉得自己像贡桌上的牲畜,赤裸裸的将身体完全呈现在他们面前。

    “真美……”

    智原和智冠两兄弟看着玉彬叔叔爱妻的美好肉体,忍不住发出叹息,年轻气胜的ròu棒也不受控制的直想破裤而出!

    “接下来……要……怎么弄?”

    弟弟智冠虽然兴奋,但仍相当紧张,毕竟对自己的婶婶作这种事会有强烈的罪恶感。

    “把她的腿抬到这上面来固定住。”智原冷静的指挥弟弟,要他将小依的腿抬上妇科检查用来分开女人两腿的二边托架上。

    “呜唔!……”

    小依苦苦的悲鸣哀求,一双泪汪汪的大眼睛乞怜的看着两个侄子,但是一点都得不到他们的原谅,两条腿即使拼命的屈紧,仍然被他们一人一边的硬拉开,接着小腿被放上托架,用橡皮管子紧紧的捆起来。小依怎么也想不到竟然被两个侄子这样对待,用这种羞耻的姿势把私处让给他们看。智原蹲下身,兴奋得看着小依两腿间红嫩的唇沟,从三角地带延着耻丘漫延下来的耻毛细细柔柔的,好像是才刚生出来似的。

    “呜……唔……”

    小依哀羞的扭着身体抗议,大腿用力的想夹合,偏偏动都动不了,脚趾头出力到弯屈起来还是无济于事。

    “还不够开的样子!这个东西应该可以调整。”

    智原东找西找终于被他发现了调整钮,“就是这个!按开看看。”他一压下按钮,固定着小依两条腿的托架马上往两边分开。

    “呜!……”小依痛苦的挺高腰身哀鸣。

    智原十分贪心,眼见小依两边大腿都快张成180度了,还不肯让机器停下来,小依只感到腿根火辣辣的简直像要被撕裂的感觉。好不容易机器终于到了尽头,小依被扯得全身肌肉不得不用力绷紧,紧致的身体曲线上布满了细汗。智原平日看多了日本SM的影片,对于如何虐待美女很有心得,今天这位年轻迷人的婶婶落在他手中,自然成了他第一位学以致用的牺牲品。

    “真不错……婶婶你的皮肤真的好嫩……xiāo穴的颜色也很漂亮,没想到生了小孩还是这么迷人……玉彬叔叔是不是不太行啊……很少弄你吧?”

    智原轻轻的触摸小依绷到极限的大腿根,那里的肌肤白细赛雪,而被硬拉开的耻缝也翻出里面层层的肉唇,小小的黑洞是yīn道入口,智原第一次实地看到女人的生殖器,兴奋得连吞口水都感到困难。

    “呜……”小依哀羞欲绝的哀号出来,什么都被看光了!连丈夫的晚辈都来插一脚,以后叫她如何见人?

    这时智原开始在玩她的肛门。

    “婶婶好时髦……连这里都穿上小环呢!”

    小依拼命的扭动身体哀鸣抗议,她想说那不是她自愿的,却又说不出话来。智原用手指剥开绷紧的括约肌,菊花蕊外围颜色有点淡褐色的肛晕,但是靠近入口处就是鲜红的嫩肉。

    “真可爱……不知道有多深……”他边赞赏、边拿着一根长长的螺丝起子慢慢的插进窄窄的肛孔内。

    “咿……呀……”小依眼泪夺眶而出。

    冰冷的金属塞入热滚滚的肛肠内,那种难受的滋味不说,更痛苦的是竟然被侄子像牲畜一样玩弄身体最羞耻的部位!

    “哥……你这样……在干嘛?我们只是要帮婶婶剃毛……你这样子弄她……会不会……不太好……”智冠看得脸红心跳,但罪恶感却也愈来愈强烈,忍不住嗫嚅的质问哥哥。

    “你懂什么?剃毛前要让她完全听话!不然乱动割伤她怎么办?”

    智原随便编个借口搪塞弟弟,接着就把整根螺丝起子插到底,只剩把柄留在肛门外。

    “呜……”小依无力的哀喘着,她自己都看得见那根螺丝柄就在她两腿间抖动。

    “屁股要再高一些!”

    智原踩着椅子下的踏板,小依屁股下的椅垫随着一点一点的升高,如此美丽的溪缝和含着螺丝起子的肛洞被看得更清楚了。

    “还会抵抗吗?婶婶。”智原握着螺丝起子的把柄边转动边问小依。

    小依把脸转向一旁,伤心的哭起来,不过已不再挣扎了。

    “很好……听话就好,去拿条热毛巾来。”

    他转过头使唤站在一旁看傻了的弟弟,智冠如梦初醒般的一怔,赶紧到旁边的蒸炉内夹出一条滚烫的毛巾。JACK在让他们两兄弟进房间前,就已告诉他们里面有他们可以用的所有物品,包括剃毛用的刀片、软膏,以及一大柜准备好的“特别工具”随便他们怎么弄都行,只要把那个“女犯人”毛剃干净就行了。

    “拿来了……要作什么……”智冠把热毛巾送到哥哥面前傻傻的问道。

    “盖在她两腿中间长毛的地方!让毛根软化才好除毛啊!”

    智冠“哦”了一声,把毛巾折成适当大小,轻轻覆在小依长着稀软耻毛的三角丘陵上。

    “呜……”小依用力的蹬了一下,毛巾的温度太烫了,嫩嫩的皮肤被灼得发痛,连张开的耻缝都被盖到了。

    “再拿两条来!我看她的腋毛也长了不少出来,一起帮她剃掉吧!”

    于是在两边展直的腋窝上也被铺了热腾腾的毛巾,她似乎知道了再挣扎也没用,只好静静的闭上了眼睛等着被两个侄子“剃毛”。

    这个软化毛根的过程足足有好几分钟,小依全身已开始再冒汗,她不想看到两个侄子邪恶贪淫的面孔,因此一直都是闭着眼睛,在这段期间她也心知肚明这两人一直都在研究她的身体,虽然被他们看得浑身难受,但也只能继续闭着眼不理他们。怎知有人从视奸到变成毛手毛脚,在她的大腿和腹部摸来捏去,慢慢的移近胸部,小依咬着唇屏气忍耐。智原见婶婶已不再抵抗自然更加得意,他以为小依已被他挑逗得春情荡漾了!于是手掌食髓知味的握起她的乳房。

    “唔!……”

    小依惊觉到想阻止时已来不及了!智原头低下去,恶心湿黏的舌尖舔着樱桃般的奶头。

    “不要……住手……快住手……”小依的心在呐喊着,嘴巴却叫不成声。

    羞耻和麻痒像波浪般一波接一波的冲击她的身体,她强忍住不愿在侄子的玩弄下表现出快感,然而俏脸明明已经忍到极点的辛苦模样,看在智原眼里却更是可爱。

    智冠看见哥哥竟在舔这位美丽婶婶的rǔ头,他想:“这总不会也和刮毛有关系吧!”但是被哥哥紧紧围握在手中的嫩乳是那么诱人可口的样子,智原湿红的舌头一直落在那粒甜美的肉蕾上,看得他一颗心怦怦的狂跳,全身都快没力气站稳了。

    “哥……你为什么……在舔婶婶的……奶头?”他声音发抖的问智原。

    智原边舔边对弟弟说道:“我在试……试她……的敏感度……才知道……待会……要用什么……方式……剃……你看……奶头硬起来了……你也可以……这样做……还有一边……”

    “呜……唔!……”

    小依再也听不下去了,明明是在轻辱她,这可恶的侄子竟然还编出一堆的藉口。她睁开眼乞求的望着较有人性的智冠猛摇头,那知智原竟然在这时用力吸住她的奶头。

    “哼……”小依被突如其来的吸吮弄得全身酥麻,忘情的发出娇吟。

    智原就趁机对智冠说道:“你看……她舒服得在叫了,这么敏感是不行的,要再调教一会才能剃毛,你帮我弄她另外一边吧!”

    “好……”智冠兴奋的回应一声,颤抖的握起小依另一粒肉球。

    小依的乳峰上布着一粒粒晶莹的汗珠,雪白的奶肉入手又滑又嫩、智冠第一次碰触到女性胴体,兴奋紧张的手在发抖,他学哥哥一样伸出舌尖轻轻的舔逗小依的奶头。小依的身体颤抖得更利害,不一会儿那粒rǔ头也在舌头的舔弄下充血变硬,骄傲的翘立在乳峰上。

    “哥……这边也硬起来了……婶婶真的……很敏感……”

    “唔……”正在吸咬rǔ头的智原胡乱的回应弟弟,初次碰到女人的他根本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只见他把小依娇嫩的rǔ头当成橡皮筋一样乱咬乱扯,让小依痛到将椅子弄得不断摇动。

    咬过瘾后,两兄弟红着脸满头大汗的站起来,而小依美丽的身体还在激烈的喘伏,她除了流泪外似乎也改变不了接下来更不堪的羞辱。

    “可以剃毛了……”

    智原揭掉盖在小依两腿间的毛巾,下体猛然一凉使她不自禁的呻吟出来。两兄弟像检查什么似的仔细端详着被热敷后的秘境,原本白细的肌肤被烫到发红,花瓣和黏膜的色泽也更加艳丽。意想不到的是yīn户竟已兴奋成湿漉漉一片,股缝夹合处几乎快流成一条小溪。

    智原用指尖沾起一滴淫露,拿到小依面前:“婶婶,你下面湿得很不像话,这样对不起玉彬叔叔哦!”

    小依拼命的转过头,不想看到侄子恶心的举动。

    “味道真不错!”智原竟然把手指伸到嘴里品尝婶婶蜜汁的味道。

    “呜……”小依羞惭得紧紧闭上眼睛。

    “好啦!现在要开始剃毛了!你不要乱动!不然划伤你的嫩肉,我可是会心疼的。”智原竟像个玩弄女人的老手一样对小依软硬兼施。

    “拿括毛膏来!喷多一点上去……”

    他叫智冠拿着刮毛膏过来,对准小依长满柔细耻毛的三角丘“嗤……”喷上厚厚一层的白色泡沫。

    “哼!……”冰凉的泡沫洒在私密的部位,强烈的羞耻感令小依忍不住又发出哀鸣。

    不一会儿,两腿间原本长毛的三角带已堆满柔细的泡沫。

    “这里要不要也喷……”智冠看到小依的耻毛还延着裂缝两侧蔓延而下,问智原要不要连那里也喷上刮毛膏。

    “先不要!这里很敏感,要很小心弄,不能这样刮,先刮毛较多的地方。”

    他拿着一把锋利的刮刀,轻轻放在小依下腹洒满白色泡沫的部位,尽管羞恨不甘、身子发抖的很利害,但是刀片就搁在她肚皮上,一抵抗可能就会见红,看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侄子将她那打从长毛来就没秃过的三角花园剃得寸草不留。

    “来!乖乖的看!智原要帮婶婶剃毛哦……”

    智原将她头部的垫子调高,迫使她必须面对即将被剃干净的下体,看着自己腿张得那么开、赤裸裸的把私处展示在两个侄子面前,两腿间还被喷上厚厚的泡沫,小依真恨不得马上就死去。

    智原调整好小依的姿势后开始动刀,他持刀的手微微在发抖、小心翼翼刮下第一刀,只见刀片经过处露出赤裸裸的雪白肌肤和细细的毛根,小依甚至听到刀刃切断自己的耻毛时发出“嘎嘎”的声音,嫩肤上也留下刀片刮过干涩感,这种羞耻使得泪水瞬间溃堤的涌出来。

    “看!好白的皮肤……没有毛真的比较漂亮呢!”

    智原拿着沾满泡沫和耻毛的刀片在毛巾上抹净,准备再下第二刀。神秘的三角花园已露出三分之一的原貌,新刮除的地方肌肤嫩白如雪,毛根细细的要很仔细才看得见,这个部位即使连她丈夫都还没机会这么彻底看过。

    “唔……”小依哀羞惭得猛摇头,她想作最后的努力,要求侄子不要再继续下去,但根本就不会有人理她。

    智原把刀片再度搁上未开发的剩余部位,突然又像想到什么似的抬起头来,对智冠道:“她的腋毛也长出不少!你拿夹毛器帮她拔干净。”

    智冠愣愣的应了一声,转身去拿夹毛器,小依至此已完全绝望了,她必须认命的在两个侄子的欺凌下变成全身光秃秃的“白虎”。一会儿智冠拿了夹毛器回来,揭掉敷在腋窝上的热毛巾。

    “婶婶……你好性感!”

    老实的智冠竟也说出这种轻薄的话,小依别过脸去不愿理他。智冠颤抖的轻抚她展直的腋侧,小依两条胳膊是被拉到头顶绑住的,美女的这种姿态本来就相当性感,雪白的内臂到完全展露的腋窝,让人忍不住想去亲吻,小依几天没整理身体了,参差不齐的细毛稀稀疏疏的冒出来。

    “好了没?我在等你呢!我们一起动作吧!”智原对弟弟叫道。

    “好……好了……”

    智冠紧张又兴奋的回答,于是智原又抓紧小依的大腿根,刀片缓缓的从她肚皮上刮下来,同一时间智原刚好夹着一根腋毛往上拔。

    “呜……”小依感到腋下敏感的嫩肤刺痒难受,却又不能挣动身体,忍耐得连手指和脚趾都吃力握起来。

    “不可以动呦!很危险的……”智原刮一半停下来,刀片还搁在她下体,轻抚着她激烈起伏的柳腹说道。

    “呜……”小依眼中充满乞怜、辛苦的摇着头求侄儿原谅。

    但是这种娇怜动人的模样却让智原更感亢奋,那傻乎乎的智冠还比较怜香惜玉,对这么美丽的婶婶总不舍她太痛,因此拔毛时总是犹犹豫豫、拉好几次才拔出一根,却不知这样反而使小依更痛苦,口水不断延着绑入她嘴里的麻绳流出来染湿两颊。

    经过了一番折磨,小依身体原本长毛的地方,除了头发外,终于都被剃得光秃秃了。

    “好漂亮……”智原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杰作。

    新剃毛的三角丘显得相当细嫩、带着些毛根扎刺的触感,鲜嫩的xiāo穴也可以看得更清楚了。对小依而言,被剥光衣服还不算是完全赤裸,像这样连毛都被剃光的情况下,她的身体才真的没什么地方是隐密的,小依崩溃的躺在检查椅上流泪。

    “xiāo穴旁边还有一些毛,等一下再帮你剃……至于现在……嘿嘿……”智原不怀好意、贪婪望着婶婶,并开始解开自己的腰带。

    “唔……呜……呜……”

    小依不敢置信、惊惶的看着站在面前脱衣解裤的侄子,她努力的蹬着被分开的两条腿想夹起私处,无耐根本动弹不得。眼见智原已拉下了裤子,而且还猴急的双脚互用,将内外裤连同皮鞋一起从腿上褪下来。那根矗立在毛丛间的家伙虽不小,但一看就知道还未有过性交经验,包皮和guī头的色泽显得相当稚嫩,不似浸过淫液的jī巴多少带着黑黜的色素沉积。

    “哥……你要做什……什么……”智冠见智原竟脱了裤子,他没想到哥哥色胆愈来愈大,让他心跳快的连说话都结巴。

    “没你的事!安静看着……等一下就轮到你。”智原一边解开上衣钮扣,同时逼近小依。

    “唔!……”

    小依盈着泪的大眼充满恐惧的看着他,身体一直想往后退,但是被捆成这样根本没机会。更惨的是两条腿被绑在检查生殖器用的托架上,大腿张开成十足的ㄇ字形,已没了毛的可怜私处连合起来都办不到。

    “婶婶……我也要你……像帮伯公还有志文叔叔做的一样……帮我含含小弟弟……”

    “呜!……”小依哀羞恐惧的拼命转过脸。

    智冠脱到全身只剩一件敞胸露肚的学生衬衫,然后爬上小依躺的椅子,像蹲马桶一样蹲在两边的扶把上,那根ròu棒就刚好举在小依眼前。

    “舔它……婶婶……求求你……”

    智原把她的脸扳过来、一手抓着硬梆梆的yīn茎,将涨到紫红的龟冠压到她唇边,guī头上的马眼已吐出腥浓的淫露,不知那来的一阵微风吹过,小依闻到从智原胯股飘来的碱臭味。

    “呜……”她抵死不从的抿紧双唇,一张脸用力到红起来。

    “快点……像你帮伯公还有文彬叔叔做的一样……也让我舒服一次……求求你……”

    小依羞恨得想就此死掉,智原抓着肉茎、guī头在她唇间顶来顶去,小依却拼命的转动脖子闪躲,双颊都沾到了马眼吐出的分泌物,但是说什么也不愿松口。智原不禁恼羞成怒起来,他开始脱掉身上仅剩的衬衫,露出整片油腻腻长满青春痘的背部和屁股。

    “你不要……好!……我就直接插你的穴……不要怪我……”他恨恨的对小依道。

    “唔!……”小依一听吓得全身发抖,睁开眼拼命的摇头。

    “嘿嘿……那你愿意帮我舔了吗?”智原见这招有效、马上趁机要求。

    小依无助的点了点头,一闭上双眼,两行泪马上从眼角滑下来。

    “来吧!就这样舔好了!嘴巴的绳子用解开了”

    小依的嘴巴是被两条麻绳绕过后脑绑起来的,那条娇嫩的小舌片就夹在两绳中间,智原故意只把guī头送到她嘴唇前,要她伸出舌头来舔,小依流着泪吐出被绳子上下夹住的粉红舌尖,颤抖的勾舔起guī头下端的接缝。

    “哦……好棒……婶婶……”智原舒畅的叹了一口气,ròu棒末稍所传来的阵阵酥痒是看着A片自慰所无法比拟的快感。

    “唔……婶……婶……你……真好……”

    他一手扶着小依的后脑让她能专心的舔,龟冠在嫩舌服侍下仿佛又膨胀了几分、而且呈现最亢奋得瘀紫色。

    “嗯嗯……嗯嗯……”

    小依认命的帮侄子舔jī巴,舌蕾尝到的尽是男性淫露的腥碱味道,而在嘴巴被绑着还要伸出舌头的情况下,口水更无法控制的淌出来,流的发鬓和后颈黏乎乎的一片。

    “智冠……看看……那边的柜子里……还有什么工具……”智原声音像在呻吟似的使唤弟弟。

    “哦!”

    智冠看哥哥强迫婶婶舔他的jī巴,正看得口干舌燥脸红心跳,一双眼睛舍不得转开,只好慢慢往后退,退到了墙边摸到柜子,打开抽屉胡乱从里面拿出一支家伙,他也不知道拿到的是什么东西,直到送到智原面前一看!

    天啊!竟是一只足足十几公分长的电动yáng具!

    两兄弟脸上流露出亢奋的神色,这根yáng具做得实在太下流了,外形和实体简直一模一样,上下还各有一长一短的两根软刺,想必是用来搔弄肛门和yīn蒂的,guī头部份刻意加强它的帽角,而且从马眼到肉冠的接缝都作出来了,yīn茎上还有粗大的血管盘绕,更利害的是yīn茎尾端和靠近guī头的位置各有一圈像是入珠的小颗粒。

    “怎么用呢……开关在这里……”

    智冠找到底部的开关切开电源,乌黑的假男根立即嘤嘤的响起,像条虫一样淫秽的蠕动起来。

    “好利害……如果放进去不知道会怎样?”智原猛吞口水,兴奋的盯着弟弟手中的巨棒。

    这个东西不但会疯狂的蠕动,而且上下两根软刺快速抖动得几乎看不见,yīn茎上的两圈颗粒也会呈不同方向旋转。

    “真的可以吗?……婶婶会不会受不了……”智冠虽然也很兴奋,但终究有点害怕。

    “没事啦……给我……”

    智原放下了小依的头,对她说:“好婶婶……你对我这么好,我也想让你舒服……不过接下来你要舔我的屁屁才可以……”

    发丝散黏在脸颊的小依已经无力再抵抗,只是默默无语、眼神充满羞恨和不甘的瞪着智原。智原转到另一个方向蹲在椅把上,把那两片长满了痘子的白屁股对着小依,张开的股沟正好在她面前,只见黑褐色的肛丘兴奋的在缩动着,一阵难闻的味道扑鼻而来。

    “嗯……”小依嫌恶的转开脸。

    “婶婶……快舔我的屁眼……”智原手伸到后面抓着小依的头发,硬要强迫她舔肛门。

    “唔……呜”小依拼命往后仰直脖子不愿就范。

    “现在不舔没关系,等一下弄到你舒服后就会听话了……嘿嘿……”

    智原完全罔顾小依是他婶婶的身份,拿起那根电动棒在嘴边舔湿,然后将蠕动的guī头压在小依的肚子上。

    “呜!……”

    从智原屁股下传来她的悲鸣,光滑如缎的柳腹被那恶心的假guī头钻动得全身都要起鸡皮疙瘩了。

    “感觉很不错吧?愈往下会愈爽哦!”

    智原持着那根蠕动的电动yáng具,延着她肚皮中线往下移动,经过了可爱的肚脐、来到被剃得光秃秃只剩稀落毛点的三角丘陵。

    “嗯!……呜!……”小依哀羞愈绝的闷叫着,雪白的肚皮不断起伏。

    智原感到一阵阵滚热的鼻息正吹拂着肛门,酥酥暖暖的好不舒服。

    “婶婶……不,我要叫你小依……你也很舒服吧……如果想报答我的话……可以帮我舔舔肛门……”

    智原说着无耻的话,用蠕动的电动yīn茎不断在她光秃的三角丘上磨擦,还从嘴里垂下唾液滴在上面乱涂,搞得原本白净的嫩肤一片黏答答的好不恶心。小依再也忍受不下去了,拼命的扯动被固定住的手腿,但是那张椅子是专门用来检查女人身体用的,做得相当牢靠,尤其机械控制的托腿架更不是弱女子的力量所能挣脱,因此小依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徒劳的在椅子上扭动身体让侄儿欣赏,还反而加强了智原的兽欲。

    “小依……让你更舒服一点……”智原握住先前插入小依肛门内的螺丝起子的把手,慢慢的往外拔出来。

    “嗯……”紧紧的括约肌反射性的吸吮住正抽离出的铁棒,肛肠也兴起酸酸的难受感觉。

    “都是大便呢!”

    抽出的金属棒上黏了许多黄黄的粪渍,菊花蕾周围都被沾污了,当整根起子拔出后,小依忍不住放了个湿屁,一撮稀泥喷出洞口。

    “小依……你大便了……”

    智原目赌婶婶美丽的小肛门像吹破般的喷出大便,这种令人脸红心跳的景像连作梦都梦不到。

    “哼!……”

    小依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不争气,但那个屁跟着插入肛肠里的铁棒无预警的一起出来,来不及想就在侄子眼前脱粪了!

    “婶婶……我帮你弄干净……”

    智冠看着哥哥一直在玩婶婶,自己却在旁边乾兴奋,不知那来的勇气,突然也想一亲小依的芳泽。

    “唔!呜唔……”小依想说“不要”,但嘴被绑住致使出来的声音永远只是呜呜的哀鸣,这时智冠已蹲到她两腿间,小依感到他的鼻息愈来愈近。

    “不要再靠近了……很脏。啊……”她心里呐喊着,却说不清楚。

    “智冠到底要作什么?要帮我清理只要用卫生纸擦就好了啊!”她脑袋还在羞愤交加一片混乱时,沾到大便的肛门就被湿湿黏黏的肉片舔了一口!

    “唔……”小依脑海中登时轰然一片空白。

    “他……用舌头……在舔……”强烈的羞辱和恶心简直要令她昏厥,她还没回过神,智冠又舔了起来。

    “不要……讨厌……很脏……”

    小依呜呜呜的扭动屁股,在侄子面前脱粪已够丢脸了,竟然还被他用舌头清洁肮脏的排泄孔,无耐两条腿分得全开搁在两边托架上被绑着,想保卫暴露的小ròu洞也办不到啊!

    智冠的舌头软软热热的像条蜗蝓般纠缠着敏感的菊花蕾,舔得整片股沟都是热热的唾液。虽然感到恶心无比,但不可否认的小ròu洞不断钻入酥酥痒痒的快感电流,小依的大脑要自己去抵抗挣扎,但是意识却被侵蚀得愈来愈迟钝,屁股也不太像在逃避!

    智冠抬起脸来,唇边还沾了一些黄渍,被他舔过的股沟夹缝间都是湿糊糊的口水痕迹。

    “婶婶……你的大便……很好吃……智冠喜欢吃你的大便……”智冠说完又继续埋头去舔那沾满唾液的菊花蕾。

    “哼……”

    小依挺高了腰,智冠觉得舌头渐渐舔到的都是腥腥滑滑的液体,他松开嘴一看,原来潺潺的淫汁从小依耻缝下缘延着股沟不断流下来。

    “好了吧!你把婶婶舔得湿成这样,该我把这根插进去玩一玩。”

    听到哥哥的催促,智冠红着脸依依不舍的站起来。

    “嘿嘿……婶婶准备好哦,要喂你的小嫩穴吃这根大家伙。”智原用那像条虫般蠕动的电动yáng具,不停在小依的耻缝上来回磨擦。

    “唔!……呜……嗯!……”小依被绑在头顶的两条胳臂用力的弯扭,从小腿到脚趾都绷紧起来。

    那根大家伙夹在她的耻缝和股沟间蠕动,上面旋转的颗粒将嫩嫩的小yīn唇卷得花枝乱颤,整片露出来的yīn户一下子就充血成鲜红色。

    “嗯……嗯……”小依苦闷的扭动着不自由的屁股,yín水大量的涌出,沿着股沟流到尾骨落下来。

    “哇!还没插进去就流得不像话!插进去不知道会不会喷出来?”智原兴奋无比的瞪大眼!

    “唔!……唔!……”小依悲痛欲绝的哀鸣着,乞求侄子放过她。

    但是智原早已欲火狂烧,又怎会管她死活。他反握着电动yáng具的尾端,将周围有颗粒在转动的guī头抵在那翻开的肉花中央,慢慢的往下塞入!

    “呜唔!……ㄠ……”

    屁股下传来小依痛苦的哀号,转动的颗粒好似漩涡般,把周围皱嫩的肉片和充血的肉芽一起卷进yīn道内,光秃秃的三角丘和柳腹一振一振的抽搐着。

    “很舒服吧……婶婶还没帮我舔肛门呢!看来还要更利害些。”

    智原再往内送入一大截,只剩一小段还露在外面而已,小肉穴快被塞成圆圆的洞

    “呜……”

    小依雪白的胴体上布满了汗珠,那恶心的塑胶棒不但在她快被撑裂的yīn道内疯狂的扭动,而且假yīn茎上还有二圈颗粒在旋转,磨得花心和黏膜痒的快熔化似的。

    “准备好了吗?最爽的来了!”

    智原顺手把剩下的那一小段也送进去,只听得小依凄惨的哀鸣,整条棒子已穿入子宫,第一圈颗粒磨擦着子宫颈、第二圈颗粒则挤在yīn户口转动,上下还有两根软刺准确的搔着肛门和yīn蒂。

    “呜呜……呜……呜……”小依全身肌肉绷紧的在椅子上挣扭,强烈的快感几乎把她的xiāo穴溶化掉。

    “婶婶……舔我的屁屁……智原等好久了……”

    智原看她被弄到快死掉的激烈模样,也不禁更加亢奋,他再度伸手到后面拉起她的头发,小依脑中已是一片空白,听男人叫她舔她就努立舔起来!

    “哦……真的……好棒……”

    肛门被嫩舌舔的又酥又痒,滑滑的肉片触感简直是登天的享受……

    <海h岸a线x文学网2014重新校对版>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