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少妇的哀羞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六十一)

    因为最近有空,加上感觉不错,所以一连出了好几篇,下礼拜不知有没有那麽闲了。

    很感谢大家对新角色出现的支持,其实芊蓉不该是少女,她只是个年轻的女郎,年龄也在22岁左右,少女应该是十五、六岁的女生吧?我还没尝试写那麽幼齿的过呢!^^

    之前有读者建议,让DAVID加入凌辱欣恬的行列,虽然这个意见没用在欣恬身上,但却让我对芊蓉的故事有些灵感,她的男朋友会和前面二位有很大的不同。**********************************************************************

    叶正顺在彼得住处的大楼前放芊蓉下车,勉强整理过後、她已看不太出刚被玩弄的狼狈模样,只是脸色苍白,一双美眸还泛着泪光。叶正顺坐在车内、一直注视她美丽的背影凄凉走进大楼里,才得意的点起菸、意猷未尽的吞云吐雾。

    芊蓉坐过的座位还留下一滩浊精,以及一段沾黏着耻毛的胶布,这些淫秽的证据不由勾起叶正顺回想逞欲时销魂的感觉。

    「真是难得的骚货┅┅呵呵┅┅」他拿起从芊蓉下体撕下的那块胶带,凑近鼻端深深吸了一口,上面有男精和女性分泌物混合的味道,一想到这是属於他和芊蓉结合的产物,另一手就忍不住揉起裤裆下的ròu棒。叶正顺自慰了一阵子,突然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可惜,以後我要和许多人分享你的身体┅┅如果只属於我该有多好┅┅我一定会每天和你作爱┅┅」

    从刚才占有芊蓉後,这种嫉妒的念头就愈来愈强烈,脑海里每浮现她被洋人放在大腿上玩弄的景象,整颗心甚至会酸到颤抖,他用力朝窗外弹出菸头、忘掉这种荒唐的感受。就算有再强烈欲望想独占她,也不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地下钱庄的欠债,可都得靠她被奸淫才还得清呢!

    海※岸※线※ 文※学※   网

    「芊蓉┅┅你怎麽啦?」彼得赤着上身,只穿一条内裤开门探出头,看到美丽的女友失魂的蹲在墙角,听到他出来才发抖的抬起头,一双娇眸还湿红红的、脸蛋爬满了新鲜的泪痕。

    「到底怎麽回事?」彼得走出门外、关心的搂起她问道。

    「我┅┅我被┅┅强奸了┅┅」

    「什麽!是真的吗?!」彼得激动的抓住女友肩膀、愤怒急躁的问道!

    芊蓉没回答,只是哭得更伤心。

    「先进来吧┅┅」外面并不是适合说这种事的地方,彼得忍着翻腾的情绪拉她进屋内。

    海※岸※线※ 文※学※   网

    「老实跟我说!到底怎麽回事?」他一脸冷峻,彷佛审犯人般问着泣不成声的芊蓉。

    「叶大哥┅┅不┅┅是叶正顺┅┅骗我签假合约┅┅还找来两个外国人┅┅对我作下流的事┅┅接着┅┅他还强奸我┅┅」芊蓉哭得伤心,说起话来段段续续,一点都不向平常灵牙利齿的模样,不过大概也听懂她的意思了。

    「可恶!你这麽随便就让他们┅┅?你不会逃是吗?」彼得愤怒的抓起她玉腕凶道。

    「他们人那麽多!又把我绑起来!叫我怎麽逃?」芊蓉激动的叫出来!从彼得那里不但没得到需要的抚慰,他竟还用这种态度质疑她!

    「他们怎麽强奸┅┅我是说,他们怎麽对你?」彼得可能也觉得自己态度有些过份,也或许是想更详细问清楚,因此语气有比较和缓。

    「我不知道┅┅不要再问我了┅┅」要她自己再说一次怎麽被欺凌失身,简直就是第二次的强暴,一想起那些禽兽狰狞的脸孔她都会忍不住发抖。

    「不问你要问谁?难道问那些男人玩我女朋友玩得爽不爽吗!?」彼得涨红脸气愤的说道!

    「你怎麽┅┅可以这样说我┅┅」芊蓉不敢相信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男人,清澈的泪水快速在眼眶中滚动,他怎麽可以这样对她说话?以前他是那麽温柔、对人体贴又照顾,没想到听到她被强奸就完全变另一种人。

    「对不起┅┅我是太担心你,才会说错话┅┅」看到芊蓉心碎的样子,彼得也不忍心了,赶紧坐过去搂紧她颤抖的肩头安慰,不过一低头看到她背心胸口的乳沟、还有只到大腿一半的短裙、心情不由又忿恨复杂起来,这麽美的身体本来是许多男人的梦想,而只有他能得到,如今却已被其他男人的体液和指纹玷污!一定是她穿的太性感,才会引诱男人在她身上犯罪!

    彼得虽非富家子弟,但确也是书香门第,父母在学界都是有地位的人,从小他就喜欢追求名牌和美的事物,漂亮的芊蓉十分符合他的标准,也一直是他骄傲的女朋友,没想到竟被别的男人给奸污了!

    「我要报警┅┅」芊蓉眼神充满愤恨、勇敢的说道。

    「报警!你疯了吗?这件事传出去,叫我┅┅你要怎麽办?我爸妈又会怎麽想?」彼得惊叫出来,其实他原本想说的是『这件事传出去,叫我怎麽作人!』不过临时改了口。

    「不然要怎麽办?他们┅┅他们有我签了字的合约,还要我明天┅┅继续去录┅┅」芊蓉又无助的哭了起来。

    「不管怎样!绝对不能报警!」其实彼得在乎别人知道他女友被人强奸,比起芊蓉会再度被强奸更甚,反正现在他也已不一定会娶芊蓉,只不过对她美丽的容貌和身体仍有迷恋,就算当玩物再玩几次也好!而且就算他和芊蓉分手,也不愿意让人传说他以前的女友曾被人强奸过,不管如何,这种戴绿帽的事他可受不了!

    「乖┅┅没事了,你看!我还不是一样爱你,这件事我会帮你解决的,你先洗澡好吗?」他轻声哄着芊蓉。

    「你怎麽解决?」芊蓉怯生生的看着他,哽咽的问道。

    「反正你别担心!我既然是你男朋友,就不会放着你不管,你安心洗澡休息吧。」彼得为怕芊蓉去报警,装出一副笃定的样子向她承诺。

    「嗯┅┅」芊蓉芳心虽还忐忑不定,但总算感到有点安全感,靠在彼得胸前让他安抚了一阵子才去洗澡┅┅

    第二天芊蓉醒来时,彼得已经走了,昨天的蹂躏令她浑身酸疼,勉强撑起身子起床盥洗後,走到客厅发现茶上有一片纸,是彼得留下的,要她好好休息不要乱想,他今天会去处理这件事,看到男友温暖体贴的字句,芊蓉心中不禁升起甜蜜和酸楚的复杂感受,眼眶又不争气湿润起来。

    经过大半天休息,精神已经好很多,虽然心情还是层层阴霾,但至少不像昨天那麽痛不欲生。她从冰箱里找出一些材料,准备亲自下厨等彼得回来晚餐。

    晚上六点钟,门铃响了!芊蓉高兴的从厨房里跑出来,她理所当然以为是彼得,因此问都没问就拉开大门,热情朝门口站的人喊道∶「你回来啦!」但就在那一刹那,她脸上的笑容突然凝结,取而代之的是惊怒和恐惧,只见她猛转身、「砰!」一声立刻将门关上。原来门口站的不是彼得,而是出卖她、还强奸她的叶正顺!

    「叮咚!叮咚!」电铃声再度响起,芊蓉发抖的靠在门後,鼓起勇气叫道∶「你来做什麽!我不想见到你!快点滚!」

    「嘿嘿┅┅美丽的芊蓉小姐,你难道忘了吗?等会儿要录影呢!」叶正顺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我不去!!」芊蓉几乎绷溃的叫着,泪珠已经忍不住滚下来。

    「你再不走,等彼得回来你就走不了了!我已经告诉他你对我作的事!」她想吓走叶正顺,没想到门外却传来得意的冷笑∶「你在等彼得是吗?恐怕等不到了!」

    「你的话是什麽意思?」芊蓉被他弄得精神紧绷。

    「他得罪了一位黑道大哥,听说是调戏他的女人,现在被打得好惨呢!还好王导播跟那位大哥很熟,现在导播还在和那位大哥在谈条件,希望能够放过他一马。不过我出来找你的时後,他们好像谈得不太顺利,一直说『要阉掉他』之类的话┅┅」

    「你┅┅你别想骗我┅┅我不会上当的┅┅」芊蓉虽这样说,但声音已经发抖、而且带着哽咽,一股不安的感觉压得她喘不过气。

    「信不信由你,我是好心才跟你说,既然不去录那我走了。」

    芊蓉心中根本还乱成一团,无法判断他的话是真是假。她知道彼得调戏女人之类的话只是藉口,如果叶正顺说的是实话,彼得一定是被他们陷害!最终目的就是要自己乖乖去录影。

    从窥视孔看出去,叶正顺刚好进电梯,他真的走了!芊蓉迟疑的拉开门,地上有一块约半边手掌大小的片布,花色和彼得穿的内裤一样,这令她一颗心揪了起来,当场连鞋都顾不得穿,光着脚ㄚ就跑出去按电梯。

    电梯门立刻就开了,叶正顺笑嘻嘻的站在里面。

    「改变主意了吗?我的大小姐?」原来他一直没下楼,好像算准芊蓉跑不出他手掌心似的。

    「他在哪里?带我去!」芊蓉急的泪花直转,完全没想到可以去报警,只想用自己去换彼得的安全。

    「别急,有导播在帮忙说情,你的男朋友暂时不会有危险。你去换套清凉点的衣服,再去向那位大哥求情,事情可能就好解决了,听说那位大哥最听美女的话了!」叶正顺暧昧的看着她说道。

    「我知道了,你等我一下吧!」芊蓉当然知道他话里的意思,不过为了救彼得,她已经作好牺牲的准备,於是避开叶正顺那令人作呕的眼神、咬着牙转身进屋去┅┅

    海※岸※线※ 文※学※   网

    在郊外一座废弃铁皮屋内,数盏聚光灯将屋内照得一片通明,这就是今晚临时搭起的摄影棚,四台最新型的摄影机各据一方,还有二名摄影师扛着SNG随时补捉动态镜头,原本荒废已久的地方一下子来了许多人。

    从简陋的屋顶中央垂下一根粗大精亮的铁链,一直延伸到下面至少有二公尺长,芊蓉就被吊在这根铁链尽头,她一对玉腕被铐住,雪白粉臂向上完全扯直,诱人的婀娜胴体早被扒的一丝不挂了,只剩一条特别为她准备、却又无比猥亵的「内裤」。那是一层薄薄的卫生纱布,像丁字裤般由前面绕过两腿中间,再用绵绳当裤带系在她纤腰上。

    然而加诸她身上的羞辱还不只这些,乔治和丹尼正各扛起她一边大腿,在膝盖上来的地方捆上麻绳,芊蓉不知被那个男人的内裤塞住嘴巴,秀净的脸蛋爬满了泪痕,不断扭着被吊起来的身体呜呜悲鸣。

    「OK!完成了!」乔治和丹尼兴奋的对望一眼,将手中剩下的麻绳往上一抛,绳子绕过屋梁後掉下来,他们各执一根,缓缓那双美丽大腿吊起来。

    「呜┅┅呜┅┅」一时间雪白肉体疯了似的扭动,却一点也阻止不了两边腿根愈离愈开的残忍事实,乔治和丹尼把她两腿吊成「ㄇ」字型後,才将绳子固定住,不愿自己变成这种羞耻模样的芊蓉,只能奋力挺动纤腰和屁股、赤裸的身体悬空挣扎,只是这种凄美悲惨的景象不但没得到同情,反而将现场男人的兽欲撩拨最高点。

    「嘿嘿┅┅哭吧!愈哭我愈喜欢呢┅┅」理平头、脸上还有刀疤,精赤着刺青上身的中年男子走到她面前,他就是叶正顺说的那位黑道大哥。只见他伸出粗糙的大手,沿着芊蓉的内臂、腋下、乳房,慢慢抚摸到不安缩动的柳腹,还要继续往下。

    「呜!┅┅」芊蓉拼命的摇头哀求,泪珠如断线珍珠般滚下来,大哥的手却绕过重要部位,手指停留在白皙绷紧的大腿根上游移,那片纱布象徵性的掩过股沟,不过它并不够宽,部份肥嫩的耻丘仍露在外面,而且只有薄薄一层,隐隐约约都还能看到里面的粉红色嫩穴,纱布中央已经有点湿痕了。

    「真是美呆了┅┅没想到能这样玩明星┅┅嘿嘿!」大哥舔着唇,蒲扇般的大掌又沿她大腿内侧往下爱抚,经过欣长修直的小腿,来到白皙柔软的脚ㄚ上。

    「呵呵┅┅明星就是不一样,连脚都保养的这麽好,又软又滑,摸起来真舒服┅┅」他蹲下去、将芊蓉的玉足捧在掌中仔细端详,很少被人触碰过的脚心,贴在陌生男人湿热粗糙的手掌上,令她感到极度?心和不舒服,但腿被吊着、脚趾头连地都构不到,根本也无法反抗。

    大哥欣赏了一会儿,竟开始恶虐的搔她脚底,芊蓉当场像离水鱼儿般痛苦的挣扎,铁链被她摇得嘎嘎作响,身体很快就布满了汗光。

    「真可爱啊┅┅」大哥兴奋的欣赏着她痛苦模样,那五根洁白的脚趾头紧紧勾起来,脚掌拼命扭动想躲开凌虐,但怎麽也逃不了他手指的肆虐。

    「怎样?大哥正在玩你马子呢?好好学着吧!」旁边一个混混将彼得推到前面,压着他的头要他看芊蓉被那大哥欺负的样子。

    彼得双膝着地、跪在地上连哼都不敢哼,他倒没被打得很惨,只是眼眶周围黑了,脸肿起一边,不过样子却很狼狈,被他们剥光了衣裤,全身赤裸,手还绑在身後,混混像对狗一样一脚踩在他背上。

    彼得从小就养尊处优,被这些凶神恶煞整治一整天後,早就顾不得什麽自尊和面子,只要他们不会再打他,要他做什麽都愿意。早些时候这些人威胁说要阉掉他,把他jī巴附近的毛都剃光了,吓得他流下一滩尿在地上。

    「呜┅┅」芊蓉和男友目光相触,更是哀羞得无地自容。老大才刚搔完她的脚心,现在正把脚趾头轮流含进口中吸吮,一直将十根嫩趾舔得湿湿亮亮,他才满意的停下来,又仔细端看一会儿,好像觉得哪里不对劲!

    「对了!这麽美的东西、应该涂点颜色更好看!去去┅┅拿指甲油过来!我要亲自帮我的宝贝涂上去。」大哥兴奋的吩咐道。

    芊蓉昨天回去已把脚上的指甲油都洗掉,现在趾甲白白净净的。化妆师拿了几瓶指甲油过来让那大哥选,他挑了一瓶淡红半透明的指甲油,在为她上色前,还十分专业的在她每根脚趾的缝隙塞上小团绵花,美丽玉趾映着洁白绵团,模样更加令人爱不释手了。让人想不到的是这个流氓的技术很好,芊蓉双脚在他润色下显得更性感诱人,上好指甲油後,为了不浪费时间、化妆师拿着吹风机慢慢将她脚趾头烘乾。

    「嘿┅┅小美人┅┅你现在更美了,和亲哥哥Kiss一个吧!」大哥站起身,拉出她口中的塞布、一手环住她纤腰、一手勾住她後颈,硬要把双唇印到她嘴上。

    「不要┅┅救命啊┅┅彼得┅┅救救我!┅┅呜┅┅不要┅┅」芊蓉一能出声就大声悲叫。

    她一双白软的乳房被迫贴在男人胸膛,那男人还粗鲁的在她脸上索吻,被悬绑在半空中的身体根本无从躲起,只有尽她所能的转头闪避,同时惊慌哭求着彼得救她,彼得却连抬头看的勇气都没有。芊蓉的体力很快就在挣扎中用尽了,大哥最後还是吸到那两片柔软樱唇,对女人经验丰富的他,舌头轻易就顶开两排贝齿,进到香甜的小口中尽情吸吮。

    「看!你马子在和老大在亲热!两人这麽来劲,你看了不会吃醋吗?」那混混又逼问爬在地上、一直低着头发抖的彼得,彼得只是默默的没回话。

    「问你啊!废料!还不说话!」混混见他没反应,不满的朝他屁股踢下去!

    「是┅┅是┅┅」懦弱的彼得吓得说一连串的是。

    「是什麽是啊?!抬起脸看你女朋友被老大亲到发浪的样子!到底有什麽感想?」混混凶恶的骂道,同时往後扯紧彼得的头发,迫他抬起脸来,只看到芊蓉悲羞的流着泪,也正凄然无助的望向他,那两片可怜嫩唇被男人用力吸得扭曲,一小截香舌露在外面,其它部份都被啜在男人嘴里。

    「谢┅┅谢谢老大┅┅疼爱芊蓉┅┅」彼得颤抖的向正在奸辱他女友的男人说谢。

    「呜!┅┅」芊蓉简直不敢相信她所听见和看到的一切,不甘心的呜咽悲叫起来。

    「听到没?他说谢谢老大呢?哈哈哈┅┅马子被别人玩,他还谢谢呢┅┅」混混夸张的怪叫出来,其他混混也跟着起哄大笑。

    「陈彼得┅┅你不是男人┅┅为什麽要这样!┅┅」好不容易老大亲足瘾松开她的嘴,芊蓉羞恨激动的朝彼得大叫,心碎的泪水克制不住的一直涌出眼眶。彼得一直垂着头、没看她也没回她话。

    「你还敢骂人!你下面还不是都湿掉了?」大哥又蹲下身,手指轻轻抚摸她两腿间纱布掩盖的肥软私处,那里已经湿成一条线了。

    「呜~~放手!」芊蓉不甘心的扭动屁股,老大的手指却愈故意在那条湿线上来回抚触,由於纱布很薄、织眼也不紧密,因此蜜汁很快就渗出外面,老大的指尖已经能从那里沾起一条水丝了。

    「喂!你马子下面湿了耶!怎麽办?是被老大弄湿的哦!」混混再度扯高彼得的头,恶虐的问他。

    「贱人┅┅」彼得终於有些忍不住,咬着牙从嘴缝挤出两个字,但并不是骂那些恶人,而是怪正被别的男人欺负的芊蓉太淫荡。

    「妈的!你说什麽?再说一次!大声一点!」混混用力抓着他的头发粗鲁摇动。

    「别┅┅别打我┅┅我是说┅┅大哥很会弄┅┅芊蓉她┅┅很舒服┅┅」彼得全没骨气的大声说道,又换来现场一阵虐笑。

    芊蓉已经彻底绝望了,一点想挣扎的意志都没有,只有闭上泪眼、希望一切都看不到,然而这样还是躲不过遭到更多凌辱。

    「嘿嘿┅┅帮她来个SPA吧!」老大和黑人乔治在手上抹着浓浓的乳液,开始为芊蓉作全身爱抚。

    乔治黑黑的大手从她身後围绕到胸前,握起那两团白皙软嫩的乳房不停地揉挤,芊蓉悲鸣着挺动身体抗拒,樱桃般的奶头却已经高高的勃起来。老大则是把乳液涂在她美丽脚ㄚ上,不舍释手的摩挲爱抚,每根脚趾头都仔细照顾到,才慢慢沿着小腿、大腿、上到两片美臀,最後更伸进那片淫荡内裤里面,抚抹整遍股沟,手指顺便逗弄紧致的菊门。

    悲苦万分的芊蓉在懦弱的男友面前被活生生侵犯、被男人用手指粗鲁的抠弄敏感肛心,她却除了哭泣扭动外完全没办法闪避,而且大手在里面肆虐、纱布已经很难掩住嫩穴,湿红的花瓣和耻肉从边隙被清楚看到。

    「嘿嘿┅┅湿透了吧!你真是万人迷啊!小美人┅┅」老大和乔治终於停止玩弄她,芊蓉却已虚脱的直喘气,美丽胴体泛着乳液的油光,肌肤上不断有汗水滑下来,显得更是火辣诱人。

    「漂亮的美人,在这里尿尿给我们看看吧?」大哥将她光柔的秀发抓在手中轻抚,同时淫笑着要求道。

    「不┅┅」芊蓉哀羞的摇头。

    「我最喜欢看美女在我面前尿尿了,你竟敢不配合!」那大哥慢慢揪紧她的发根、残酷的威胁道。

    「我不要!死也不要!」芊蓉倔强的哭叫回答。

    「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让女人失禁我有好几十种办法!」大哥脸上露出恐怖的笑意。

    「大哥,要给她灌水吗?」一脚还踩在彼得屁股上的混混问道。

    「不用!灌水就太老套了,我要她硬挤出尿来。」老大胸有成竹的说。他向节目的道具人员要来一盏酒精灯,还有一只矮板凳,指挥那些混混将板凳放在芊蓉屁股下面,在板凳上放上酒精灯并将火点燃,火焰离屁股大约三十公分┅┅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