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少妇的哀羞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二十)

    耻缝周围的毛根被拔得一干二净后,两人将小依从躺垫上解下来拖到地面,小依消沉的趴着动也不动,似乎丧失了挣扎的意志。

    “接下来要拔长在肚子上的毛根。”

    智原一脚踩着小依白嫩的屁股想着如何安排她的姿势,抬头忽然看到天花板上挂了一根大铁勾!

    “有了!”他灵机一动兴奋的叫了一声,对智冠道:“搬两张桌子过来。”

    自己则推来一座小梯子拿了粗麻绳爬上去,将绳子挂在铁勾上垂下来打了一个活结,智冠搬来桌子后,他们将两张桌子平行排在活结下方,桌与桌相隔约有半公尺。

    “好了!帮她解开绳子吧!”

    智原和智冠解下了小依手腕和双腿的捆绑,小依一直痴痴的任由他们翻动摆布。

    “起来!过来这边!”智原抓着她的臂膀逼迫她起身,小依在他的拖拉下半爬半走的到了桌子下。

    “上到桌子上去!”接着要她爬上桌子,丧失自尊的小依竟真的攀着桌缘吃力的爬上桌,不过她并不知道智原是要她蹲着,却像条小猫似的蜷在上面。

    “贱货!不是叫你这样!是蹲在两张桌子中间!……智冠!过来帮忙。”

    智原粗鲁的拉起小依叫弟弟过来帮忙,两个人合力将他们婶婶弄成两腿跨蹲在两张桌子上的难堪姿势,从小依的胯股望去,连一根毛都看不到的耻处好像小女孩稚嫩的下体,惟一不像的是那成熟的粉穴似绽裂的蜜桃般吐出红透的肉蕊。

    “把手伸过来!”智原手提着绳圈命令小依,小依乖乖的把两只手交给智原抓住,然后套入绳圈绑紧,就这样被吊着双臂、赤裸着下股蹲在两张桌子中间。

    “OK!这样就可以了!我们开始拔毛吧……”

    智原满意的看着长发低垂的小依,兄弟二人又开始动工,他们蹲在小依胯股前仔细的夹残留的毛头,没有一根可以幸免逃过夹嘴。小依原本还是嘤嘤嗯嗯的轻扭着屁股,但这样跨蹲的姿势很容易产生便意,她自从被掳来后已经三天没上过正常大号了,先前几次脱粪只是拉出一点点,袁爷和沈总那帮人虽然一直奸淫她,但每餐还是喂她吃不错的食物,因此肚子里早装了不少消化过的东西。加上长时间的凌辱使她理智昏沉、羞耻心在被不断打击下愈来愈薄弱,这次又被两个侄子弄成这种蹲姿,竟然想就地大起便来!

    “哥……你放屁吗?”智冠闻到一阵臭味。

    “没有啊……”两兄弟停下手边的工作,四处找臭味的来源。

    “婶婶……”智冠突然发现小依全身都用力到出汗,还发出小小的嗯嗯声!

    “啊……”智原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小依张开的胯股下,菊花蕾正慢慢的鼓出来。

    “拿报纸铺在地上……这不要脸的淫货!竟然在这里大便。”智原兴奋又紧张的叫智冠赶紧把报纸铺在地上接小依的大便。

    “让我看看这么美丽的女人大便是什么表情?”

    智原拨开小依遮住半张脸的长发,小依紧闭着眼睛、揪紧眉头用力的模样煞是可爱,智原忍不住用手指帮她拭去额头上的汗珠。

    “嗯哼……”一会儿她微启朱唇释放似的叹了一口气,一条乌黑的肥粪从她股间泄下来,接着小小的嫩肛又一凸一缩的努力工作着,一长条一长条的秽物落在报纸上圈绕成一堆。

    “好多哦……”智原和智冠两人瞪大眼睛看着婶婶在他们面前表演。

    小依拉完后有点虚脱,蹲在上面摇摇晃晃的,然后又洒了一泡尿才没再继续排泄。

    “真恶心……拉这么多出来!”智原嘴里这样说可是却很亢奋,可能是小依真得太迷人了,就连满地的秽物也不让人觉得脏,反而让智原感到彻底把她当成性宠物的快感。

    兄弟两人清理掉满报纸的秽物,小依仍乖乖的被吊着手臂蹲在那里,似乎等着他们回来继续处置她。

    “哥……婶婶的屁股要不要帮她擦?”

    “不用了!就让她这样吧……你会嫌脏吗?”

    “不会!婶婶的味道我都觉得……很性感。”智冠红着脸羞赧但难掩兴奋的说道。

    于是他们两人又继续为小依夹毛,折腾了许久,终于将小依下体的毛根完全清除。智原用那抹上后永远长不出毛来的药膏,涂遍了小依光秃秃的胯股和三角丘一带,接着两边腋下也都抹上油油的一层。从此小依就成了白虎,除了那头美丽的长发还留着外,其它应该有毛的地方已永远长不出来了。

    “哥……都弄好了!接下来……我……”智冠靦腆的抓着手说起话支支唔唔的。

    “你怎样?”智原追问着憨憨的弟弟。

    “你刚才说……说接下来……可以换我……”智冠脸已红到了脖子。

    “不!不行!她是我的女人!除了我谁都不许上她。”智原这才明白智冠想一亲小依芳泽。在几个钟头前他根本无所谓,但是现在他已把小依当成他私有的女人,虽说欺凌她是由爱而产生强烈的恨意,但还是不许其他男人占有她。

    “可是你刚才说可以的!我等好久了……”智冠大声的抗议、眼泪都快滚下来了。

    “这……还是不行……”

    智原不知要怎么劝弟弟,他也知道自己这样太霸道,但是想到美丽的小依要被其他男人乱动,就算是自己弟弟也会使他发疯!

    “我只要她用嘴帮我含就可以了……求求你……你可以和她真的性交!但是我只要她的嘴而已……求求你!我绝对不会动到她那里的。”智冠苦苦的哀求,就差点没跪下去求哥哥。

    “不行!说什么我都不会答应!小依她只属于我一个人。”智原劝不动弟弟竟恼怒起来,他把小依环抱在怀里不准弟弟靠过来!

    “玉彬……”这时从智原怀中传来小依微弱的声音,她叫着丈夫的名字、玉手轻抚着智原的胸膛。

    “你……刚刚在叫谁……”智原醋火狂烧、愤怒抓着小依的玉肩逼问她!

    “啊……”小依感到肩骨一阵剧痛,神智恢复了许多。

    “放开我……好痛……你在干嘛……为什么我会蹲这样……”

    小依原本自尊溃散而迷迷糊糊的,这会儿清醒过来发觉自己竟高高的蹲在两片桌子间,就好像在大便一样,不禁羞得脑袋空白!

    智原并不理她的哀叫,只是一味粗暴的摇晃她的肩膀大声斥问:“你是谁的人……给我说清楚!……”

    “我……我是你叔叔……玉彬的妻子……你不要脸……放开我……”小依虽然被他又掐又摇的痛苦万分、仍然强忍着反驳他。

    “哼!哥,我看你是一厢情愿,我看婶婶不但一点都没爱过你,还讨厌你讨厌的不得了!”智冠觉得满腹不平得到报负,在一旁冷笑着讥讽智原。

    “可恶!”

    智原第一次爱上异性的心灵那受得了这种激怒,他恨不得掐死小依,但是看着她美丽的脸蛋和入手水嫩的肌肤却又下不了手,他无处发泄的大叫一声,用手抓着乱了头发,像头暴怒的狮子在小依面前来回疾走。半晌他停下来,眼带血丝冷笑的道:

    “臭婊子,你刚才在我面前的样子就像条母狗……还有,你看自己的下体!以后再也长不出一根毛来了,你以为玉彬叔叔还会要你这种女人吗?你只能跟着我了……嘿嘿……”

    “你……说什么……不要脸!就算他不要我……我也只承认是他的妻子……你不要妄想了……”

    小依想到自己在丈夫面前不断被奸污、连夫家其他男人和晚辈都尝过她的身体,还被弄到连根耻毛都长不出来,不禁伤心激动的直发抖。智原说的没错!她不敢奢求玉彬会再要她了。

    “是吗!看来你是苦头还没吃够!像你这种贱人不被弄得更贱是不会说实话的!”智原强忍怒气恶狠狠的道。

    “你说什么……我是你婶婶……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小依忍不住含着泪对侄子形容她的难听字眼发出抗议。

    “我不想再听到‘婶婶’两个字,不管你以前是谁的人!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女人!”智原怒声打断她的话,转头对智冠道:“智冠!我们继续调教她,我答应你,让她帮你吹舔个够。”

    “谢谢哥哥……”智冠雀跃不已。

    “不……你们没有权力这样……”小依听到这两个兄弟的对话,简直就是把她当成宠物一般,要她怎样她就得怎样,连一点尊严都没有!

    但是小依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她被两个侄子从桌子上放下来,还来不及挣扎就被拖到一面大铁栏前面,这面铁栏是数十根钢条纵横交错组成,每根钢条都有手臂粗细,原本可能是作来攀爬健身用的,现在小依双臂被拉开、背部平贴在上面。

    “住手……你们不要这样……”小依辛苦的扭着身体,她被智原和智冠抓着二条胳臂,往上提到只剩脚趾尖碰得到地的高度,手腕才被捆起来,雪白的脚掌吃力的踮在地上形成性感的形状,耸立胸前的两颗玉乳也激动的晃颤。

    “真美……女人毛被剃光后就是不一样……全身白白净净……”智原和智冠站在面前大览她迷人的胴体。

    “……不要……”小依低头看到自己夹在两腿间的下腹三角丘,由于都没有耻毛遮掩,裂缝从倒三角型的顶点延伸上来,就好像未发育的小女生下体,当下急的一腿侧屈起来想夹住那羞耻的春光。

    “遮什么遮……看都看光了!你以为你还是纯洁的少女吗?”智原残忍的羞辱她。

    “你们……放过我吧……”小依颓然的松开夹紧的腿根,任随整个人吊在铁栏上屈服的向侄儿求情!

    “嘿嘿……”智原只冷笑了几声,他拿起一条麻绳走近小依,小依害怕的别过脸去,但是智原并没有碰她,只见他别将绳子绑在小依旁边的钢条上,高度约与她肩膀相当,然后再打了个绳圈。

    “自己把脚放进来吧!听话点可以让你少吃点苦头!”

    小依羞辱的咬着唇直发抖,整个人都绷得紧紧的!

    “到底要不要听话!不想作就说出来!不会勉强你的!只是等会会让你更好受!”

    小依垂着泪低声的道:“我……作就是了……”她深吸了一口气,一条腿困难万分的往旁边举高,而智原就提着那个绳圈在那儿等她把腿伸进来、一边还弯下身去看她胯下春色!

    只见小依辛苦的把腿抬到胸部高度,脚趾头勉强碰到绳子却已难再举高,尤其只剩一条腿发抖的踮在地上更难使力,她咬着唇嗯嗯的用力支撑,但到最后还是气力用尽、腿又落下来。

    “太……高了!我举不到……那么高……”小依大口的喘着气向智原解释。

    “太高了是吗!那我把你踮高一点。”他叫志冠拿来一根有扶头的柺杖,先把小依扶高,再将拐杖直立在她两腿间固定住,慢慢放下小依后、拐杖头就顶入她柔软的下体。

    “啊……不要……这样我……好难受……”小依颤声的哀号起来,现在她连脚趾都碰不到地了,两条美腿夹着柺杖直发抖。

    “不是不够高吗?现在应该够了吧!”

    “不……不是这样……”

    小依的脚跟辛苦的踩住后面的钢条往上蹬高身体、这样可以减少下体的压迫感,看她痛苦的挣扎似乎让智原得到报负的快感。一直折磨到小依香汗淋漓像垂死般的吊在上面呻吟,智原才肯拿掉她身下的拐杖,小依抬起爬满泪痕的脸蛋看了一下他、马上又无力的垂了下去。

    “看你也没力气了!我来帮你吧!”智原弯下身抓起她柔白的脚掌,抬高到打好的绳结上套进去。小依感到腿根被扯得好紧好疼,却只能发出无力的呻吟!

    “真是又白、又嫩!摸起来好舒服啊……”智原伸手在小依下腹的三角丘乱摸,一路捏到绷直的大腿根。

    “嗯……”小依也只能任由他轻薄而轻轻的呻吟,粉红的小yīn户仍然湿泡泡的,智原愈抚摸愈爱这个美丽的身体,忍不蹲下身去、用脸颊磨擦那光秃柔细的腹丘。

    “不……不要……”她微微的反抗,下腹被智原的脸颊摩挲得又热又痒,有种脸红心跳的奇怪感觉,小依脑海里想抗拒这种挑逗,但是身体却不争气的颤抖起来。

    “小依……”智原的行为愈来愈兴奋,他也感受到小依产生的反应,进一步把整张脸埋在她柔软的腹丘,不断呵气摩挲。

    “哼……不要……好痒……”

    小依咬着唇、二条胳臂和一条腿被吊在铁栏墙上,汗亮的雪白肉体煽情的乱扭,好一会儿智原的脸总算离开小依下腹,不过仍兴奋的喘着气,脸上的痘子都红了起来!

    “真好……你喜不喜欢……”

    “嗯!”小依被他问得羞臊转过脸,雪白的柳腹却难掩激动的起伏着。智原看她那模样更是欢喜,忍不住又蹲下去,两片热唇激烈的吻着光秃的丘陵地。

    “啊……不要……饶了我吧……”小依发抖的哀求,智原却伸出整片湿腻腻的舌肉来回的舔她下腹。

    “停下来……我不要……”小依被舔的全身冒出鸡皮疙瘩,但智原却愈舔愈够味,赤裸光嫩的三角地都是湿黏的口水痕迹,唇舌还慢慢往更敏感的大腿根移动。

    “唔……我……不要……”小依感到下身渐渐产生酥麻的感觉,意识模模糊糊的,只知道那湿湿软软的舌肉一直在她绷紧的腿窝内钻动,不久更往发麻的耻缝移近,兴奋的感觉愈来愈强烈了!

    “嘤……”当智原的舌尖延着裂缝边缘划过时,她的声音激动得不知在哭还是在呻吟,智原不停来回舔着耻缝周缘,就是不碰到中间发痒的唇肉,yīn户里热烘烘的快要烧起来、又像有许多蚂蚁在咬似的难受!

    “哼……嗯……”小依已经完全屈服了,随着难忍的淫痒激烈的喘气。

    “这条腿也吊起来好了!这次舔得你爽一点。”

    智原从小依身下站起来,小依揪着眉,哀怨的喘息。他捡起地上的另一条麻绳,抬起小依还没被吊起来的那条腿,全身软绵绵的小依任由他把腿举着,然后绳子从大腿靠进膝弯处牢牢捆绑,再高高吊在身后的铁栏上,接着又把她原本已吊起来的那条腿也放下来,照这个样子从腿弯处吊高,完全被吊离地面的小依,以双臂张开、两条腿呈M字形的样子平贴在身后的铁栏上!

    “你……要作什么……”小依被吊成这样虽觉得羞耻,但不知怎么心中竟也有一丝兴奋在滋长。

    “舔你啊!你不想被舔吗?”智原淫笑着道。

    “不……我不想……”小依轻扭着身子抗拒,但是能让她活动的空间有限得可怜,智原已在她张开的两腿间蹲下去。

    “这个样子张得真开啊……”他的声音显得十分兴奋。

    “不……不要……”小依羞得脖子都红起来,腿被吊成这种模样,周围光秃秃的耻缝张得像盛开的花朵般,红嫩的唇瓣和yīn道、尿孔都翻出来给人看了!

    “就这样舔不晓得会有多爽?”智原轻抚着浑圆的臀肉用淫语攻击她!

    “哼……”他的话让小依忍不住去想此时被热热的舌片舔着yīn户的感觉,这种姿势下,耻缝是完全张开的……虽然不是故意要去想,但是脑海一浮现这个念头,yīn道深处就觉得又热又痒!

    “你想我等一下会先舔那里呢?要不要先吸一吸血红的小yīn唇呢?”智原还没发现小依已开始兴奋,继续用言语试她。

    “嗯……”小依忍不住又想到牙齿轻咬小yīn唇的快感,嫩穴不自觉用力的缩了一下。智原见她对自己言语的挑逗已有反应,心中无比的亢奋,不过仍不动声色,假装自言自语的道:“还是用舌尖先去揉一揉耻缝上端的阴核呢?那里充血充得满严重的!”

    “哼……哼……”小嫩穴更激烈的抽搐起来,小依甚至感到阴核传来一道酥麻的电殛。

    “如果想更爽一点就整张热热的嘴直接吸住yīn户好了,舌头还可以插进去乱搅,肛门也要用手指揉一揉……”

    “唔……”小依辛苦的抵抗言语的挑逗,但是智原愈说愈令她心跳加速、下体感到空虚不已……

    “嘴巴还要用力吸……”智原一直说着……

    “哼嗯……”只见小依两颊晕红激动的娇喘,粉红的小yīn户竟无声无息的垂下一条透明的黏汁。

    “小依你……”智原看到她这种反应亢奋得心脏差点停止,那条黏绸的淫液从小依的胯股一直垂到地上都没断掉,好像还有许多一直从yīn道内流出来。

    “这……这是什么……”智原用手指从她屁股下截取一缕淫汁,拿到小依面前兴奋的问她。

    “嗯!”小依红透了脸、死也不肯把头转回来。

    “告诉我啊!这是什么?还一直在滴出来呢!”智原不肯放松的逼问她,一边将指头上的淫汁揩在小依乳房上。

    “你……舔我……吧……”小依声音细得像蚊鸣,一头长发垂下来盖住半张脸蛋,说这话时已羞得抬不起脸了!

    “你说什么?”智原抬高她的下巴,小依脸红得像苹果,眼睛闭着、弯弯的睫毛一直在颤动。

    “没……没有……”小依忍着强烈的羞耻发抖的回答,她后悔刚才忍不住的失言。

    “没有吗?你不是要我用力吸你的xiāo穴、还要把指头塞到肛门里转动吗?”

    “嗯!”小依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浑身不住的轻颤,那被吊得完全展露的耻穴不停涌出淫汁。

    “不要再装了……看你下面流成这样还想骗谁?我帮你舔好吗?”

    “嗯……”小依心里想着不要,头却不争气的点了一下,煞时羞得全身都染上粉晕,智原兴奋的嘿嘿淫笑,让倔强的小依屈服在他手里是充满征服快感的,胯下那根ròu棒举得又直又硬,仿佛在庆祝他的胜利。

    他盯着小依的美丽羞赧的眼睛,再度蹲下身去、双手扶着她两边大腿内侧,小依被吊得活像在尿尿的女生,这种姿势下私处对外来的侵犯根本没有抵御的能力,智原把嘴凑上去、伸出整片舌面深深的舔过yīn户

    “哼……”瞬间小依像被电到似的激烈发抖,智原吃了满嘴的yín水觉得兴奋不已!

    “要不要再来啊?”他抬起脸问小依。

    “嗯……不知道……”小依拼命的喘着气,刚刚被舌头舔过耻缝的刹那,整片yīn户好像快溶掉的感觉,或许是智原用言语挑逗她太久了,使得身体极度渴望被舔个够,所以才会产生和以前完全不同的感觉。

    “那就再来吧!”智原把嘴嘟的尖尖的去啄耻缝上端的阴核。

    “啊……”小依上气不接下气的辛苦喘息。

    “我也要!刚才你说可以让我用她嘴巴的!”智冠也忍不住开始把自己脱得精光,两腿间那跟稚嫩的大ròu棒已昂然挺立。

    “唔……”智原忙着吸舔小依嫩穴,无暇回弟弟的话,只是随便挥挥手叫他自便。于是智冠兴冲冲的跑过来,二话不说就攀着铁栏竿往上爬,他爬到小依上方,手拉住栏杆、两条腿跨过小依踩在铁条上,光着屁股像猴子似的把guī头顶到她唇间要她吞进去!

    “嗯……”小依正沉沦在被舔Bī的阵阵酥麻快感中,不自觉得就伸出柔嫩的舌片,嗯嗯啊啊的包围着智冠的guī头卷动。

    “咿……”智冠舒服得面红耳赤,浑身毛孔都要张开似的!

    这时在下面吸穴的智原已到了狂烈的地步,他双手扒着小依两边大腿,半张脸埋在她光溜溜的胯股间、唏哩呼噜又吃又舔,仿佛猪在吃东西发出的声音,小依也激烈的回应起来,头努力的前后动着吞吐智冠的ròu棒。

    “婶婶……ㄠ……慢一点……ㄠ……不行……吸那么用力……啊……快出来了……婶婶……”

    志冠憋着气辛苦的哼叫,小依把他那根家伙吮的太紧,又软又烫的小嘴还不断套弄,对第一次经历这种美妙经验的智冠而言怎承受得了,因此没多久就在小依嘴里射出来了!

    “来……了……唔……”

    浓烫的jīng液瞬间灌满小小的口腔,智冠抽搐了几下把库存全抖出来,但仍然舍不得马上拔出ròu棒,小依也体贴的用舌瓣抚慰他初经人事的嫩guī头,几分钟后回软的肉虫才从唇间掉出来,一大沱浓黄的jīng液也跟着涌出小嘴。

    智冠满足的退下阵,但是小依却还不能休息,因为此时智原舔吃她嫩穴才刚进入最兴奋的阶段,滚热的唇舌纠舔得yīn户都快熔化了,她用力的扭动被限制住的身体,哀吟娇喘得快无法呼吸,智原足足用嘴巴弄了十几分钟,小依畅快的泄了出来,他才松开水蛭般的唇舌,慢慢的站起身。

    “舒服吗?”嘴角都是yín水的智原柔声的问着小依。

    “嗯……”小依垂着泪珠微微的点了一下头。

    “抬起脸来我看看。”智原用手指抬起她下巴,只见她美丽的娇眸噙着闪亮的泪光,羞辱和满足在她脸上交织出迷人的神情。

    “婶婶……把这个……吃下去好吗?”

    智冠揩起从她唇角一直流到乳沟腹肚的jīng液,搜集在手掌心上,要小依吃进去,那是他刚才射入小依嘴里的,他希望看到小依吃完这些jīng液。

    “不……”小依轻喊一声想别过脸。

    “小依,你就吃弟弟的jīng液吧,他可是很喜欢你的,求了好久我才愿意让他用你嘴巴。”智原把小依的脸转过来对她说。

    “这关我什么事……我又不是你们的……”小依流着泪心里这样想,但不知怎么还是吐出粉红的舌尖,一口一口的将智冠手中的浓精舔进肚子里。

    就在她舔吃着智冠的jīng液时,智原的手又开始不老实起来,一手揉着她的乳房、一手又伸进她张启的胯下又搓又弄!

    “哼……嗯……”小依呼吸又变得急促起来。

    “小依……”智原手动嘴也没闲着,从她耸动的乳尖一直轻咬上粉颈,然后温柔的吸上她柔软的唇。

    “唔……啾……”四片唇肉起先还算斯文的贴在一起,随着智原在她胯股那只手的动作愈来愈激烈,揉得湿嫩的肉片啾啾吱吱的作响,两人开始激烈的吻起来。小依从鼻孔喷出唔唔的闷哼,黏滑的嫩舌被智原吞到口中用力的吸吮,她的乳房断断续续的上下晃动,勃起的乳尖刚好来回的磨擦智原的胸膛,两个人都被眼前的酥麻给冲昏了头。

    “唔……咕……小……啾……依……”智原含糊的唤着她的名字,不知何时火烫的guī头已经顶在小依的嫩穴口准备就绪。

    “嗯……”小依感到耻缝一阵酥烫,反而快速的清醒过来!

    “不……不行……唔……停下来……到这里就好了……”她躲着智原唇舌的纠缠慌张的制止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但是嘴巴躲得掉、被强迫拉开吊着的两腿却躲不掉私处遭脔的命运,智原那理她的哭喊,只见他微微屈下双膝,屁股用力往上一挺!

    “滋!”ròu棒完全送入婶婶火烫湿紧的小嫩穴内。

    “啊……不……行……”小依哀叫一声,却已改变不了被侄子ròu棒贯入体内的事实。

    “小依……你这里……好紧……我好舒服……”他半呻吟的看着眉头紧揪的小依,挂在两腿间的那两颗睾丸兴奋得不断提动。

    “快拔出来……求求你……不可以在里面……抽送……”小依强忍着充实的快感苦苦哀求侄子,她虽然也知道智原没进入她身体是不会甘休的,但真正被侄子插入xiāo穴仍感到万难接受!

    “你说的抽送……是不是这样……”智原慢慢的动起屁股,ròu棒在小依窄小的yīn道内滑动起来!

    “不……不要……”小依感到guī头帽角磨擦yīn道壁的强烈刺激。

    “是这样吗?”他动得更快了!毛茸的鼠蹊部啪啪的撞击小依白嫩的腿根。

    “呜……不……啊……啊……轻一点……哼……”

    小依被顶得头晕目眩、guī头一次接一次、结实的撞击着发麻的花心,蜜汁像溃堤似的涌出来!

    智原有了上次口交早泄的经验后,这次学乖了许多,他猛插了一轮后就停下来休息、或放慢速度长抽缓送,因此搞得小依已全身香汗淋漓,他的ròu棒仍然又硬又挺,一点都没散功的迹像。

    “放一条腿下来好了。”

    操了一会儿,智原见已渐入佳境,就解下小依一条腿,抱着那条腿搁上肩头展开另一轮猛攻!

    “啊……啊……ㄠ……啊……”小依已经完全将谁在干她这码子事忘光了!尽情的扭着雪白的肉体,迎合侄子ròu棒的塞拔。

    “小依……再快一点……我要出来了……”智原全身肌肉绷紧、像狗公腰一样激烈的挺动屁股!

    “唔……好……麻……啊……人家……不行了……哼……没力气了……”小依也放肆的甩着凌乱的长发哀吟浪叫。

    “哦……小依……我们要一起……泄……我要射……射到你的子宫……让你怀孕……怀我们的孩子……”

    智原兴奋的表情狰狞,一边啪啪啪的顶着小依的嫩穴,也将她另一条腿解下来,两腿都抬上他肩头、然后双手扶着她细滑的腰脊继续干穴!

    “嗯……哼……”小依张着朱唇,纤手紧紧的反握住后面的钢条,整个人尽可能的往后靠躺在铁栏上。

    “快……来了……唔!……”

    智原脸红脖子粗的,绷到全身青筋都冒出来,他放下小依搁在他双肩的两条腿,将她柔软的胴体紧搂在身上,一脚踩在栏杆上顶开她的大腿,准备以这种姿势做最后冲刺射入小依体内。

    “嗯……啊……”只见他汗亮的屁股一振、一振、结实撞着小依的下体,小依像没骨头似的在他怀中搐动。

    “插……快一点……这样……出不来……”她哀喘着在智原耳边呢喃,智原毕竟没经验,到最后的关头放慢速度是射不出来的,小依只好忍着羞指导他。

    “是……我知道了……”智原忙再度抬起小依两边大腿,像打弹珠台一样激烈的猛顶起来。

    “啊……再快……一点……哼……快来了……呀……”小依两条腿缠住侄子的腰,花心终于被撞熔了!一股淫精从子宫洒出来,淋得智原浑身冷颤!

    “小依……我爱你……”他怒吼一声,ròu棒在窄紧的yīn道包束下硬是暴长一圈,整条火烫得像根烧铁似的!

    “呜……”小依辛苦的蹙起眉头放声哀鸣,下面的小洞好像快被塞爆了,没想到智原最后的爆发力如此强大,他的手臂简直要把她的细腰搂断!布满汗珠的雪白的乳房就在他眼前激烈的晃动,智原当然不会放过,马上一头埋进去边吸舔边shè精。小依在侄子的搂抱下、一直哀叫扭动到ròu棒抖完了精逐渐回软才慢慢平复,智原又温存了好一阵子才舍得放开她。

    和侄子性交完后的小依,粉颈软趴趴的倒向一边、整个人双臂高绑的被吊在铁栏上,温黏的浊精正沿着她大腿内侧往下爬……

    <海h岸a线x文学网2014重新校对版>
分享到:
←←←←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